分析股票大宗交易制度

| 广辉

大宗交易指单笔交易规模远大于市场平均单笔交易规模的交易;针对大宗交易建立的不同于正常规模交易的交易制度称为大宗交易制度。这里为大家分享一些关于分析股票大宗交易制度,希望能帮助到大家!

大宗交易制度的定义

大宗交易指单笔交易规模远大于市场平均单笔交易规模的交易;针对大宗交易建立的区别于正常规模交易的交易制度称为大宗交易制度。大宗交易制度一般是针对机构投入者占据紧要位置的投入者结构做出的适应性安排,也是海外交易所针对机构投入者常用的交易制度。

理论基础:金融市场微观结构理论

市场微观结构是指市场的交易结构,例如是连续交易市场还是定期交易市场等。它有狭义和广义之分,狭义的市场微观结构仅指价格发现机制,广义的市场微观结构是各种交易制度的总称,包含价格发现机制、清算机制、信息传播机制等诸方面。

在以往的金融理论中,交易制度被认为对价格形成历程无关紧要。这些理论一般假定一个结构无关紧要的完善的和无摩擦的市场,在这个理想的市场中,证券的经济价值和外部信息效应决定了交易的价格和价格变化,交易制度仅仅忠实的反映这些外部信息,自身并不对价格产生任何影响。而在对金融市场微观结构的研究历程中,Demsetz(1968)认为买卖价差由于买卖双方供求的不平衡而产生,它实际上是有组织的市场中为交易的即时性支付的加成;Stoll (1978)认为,做市商决定合适的买卖价差来抵消做市行为面临的危机而导致的成本;Ho-Stoll(1983)认为在存在多名做市商的状况下,对其他做市商行为的预期同样会影响买卖价差的设定;Glosten和Milgrom(1985)强调做市商的贝叶斯学习历程中,信息对价差的动态调整所起到的重要作用;Easley和O‘hara(1987)认为,做市商的定价策略会依赖于指令规模,数量比较大的指令往往以比较差的价格成交;Easley和 O’hara(1992)又证明,交易的时间性会影响价格,并且交易间隔会影响价差大小。

金融市场微观结构理论的大量研究表明,在一个非理想的市场中,作为市场微观结构的交易制度在金融资产价格形成历程中作用重大。一个非理想市场中的价格除了包含证券的经济价值和外部信息外,还反映制度方面的信息,如交易的成本、交易策略、效率等。同时,一般而言,设计交易制度要充分考虑到市场的投入者结构,特定的交易制度只有对特定的投入者结构才能发挥作用,不可能适应所有的投入者结构。故充分了解市场微观结构与价格形成的关系及交易制度与投入者结构的关系,将有助于设计更合理的交易制度,以减少交易历程中交易成本和信息成本。

我国证券市场设立初期,在交易制度上采取单一的电脑撮合连续竞价方式,这对以散户为主的投入者结构来说,是完全适合的。随着中国证券市场不断进展,超常规的培育机构投入者逐步改进证券市场投入者结构。这种现状要求交易系统也要兼顾机构投入者的操作特性,毕竟机构投入者对交易量、即时行情、交易成本有着区别的要求。所以,实行多样化的交易制度,推行大宗交易制度将有利于发挥区别交易制度的综合优势,实现我国证券市场的全面进展。

价格形成:机构投入者的特殊要求

一般而言,交易成本包含直接成本和间接成本。

其中,直接成本包含佣金、手续费和交易税,其中紧要是佣金。无论是佣金是否自由化,都可以在成交之前确定其大小。而且近年来,机构投入者拥金费用一直处于下降趋势。Stoll(1995)曾计算过,佣金费用在1982年大约每股17.8美分或市场价值的0.58%,是1992年的两倍。此外,由于相互竞争、低成本的交易设备的大量使用、经纪商在大宗交易中的返佣及手续费、交易税下降,大宗交易的直接成本下降。总的来说,直接成本的确定性及不断下降,使其在大宗交易的成本函数中不会占据紧要的位置。

而间接成本则包含:

①买卖价差:做市商的买进报价与卖出报价之间的差额。

②市场影响成本:大额订单得到迅速执行后引起的超过买卖价差的额外成本。即大额买进订单的迅速执行会引起价格上升,大额卖出订单的迅速执行会使价格下降。订单越大,为达到成交,卖出者、买入者越愿意在价格上做出让步。

③搜索成本:即发现最优价格的成本。搜索最优价格费钱费时,如果价格的边际改进收益小于额外的搜寻成本的话,投入者也许更愿意接受非最优价格。

④延迟成本:即由于搜索而导致的交易时间的延迟而面临的危机所承担的成本。对投入者而言,交易执行延迟和信息延迟的危机在市场短期波动剧烈的状况下更加显著。

在间接成本构成中,散户实行小额交易极少会导致显著的市场影响力,并且如果交易是以单一市场指令执行的,则搜索成本、延迟成本也可以忽略不计,所以散户的交易成本紧要包含直接成本和买卖价差,股票市场上最好的买卖报价经常就是个人投入者的最佳执行价格。但是,机构投入者的状况要复杂的多。首先,机构投入者的佣金成本往往已经包含在报价里面,而且价格经过讨价还价也与市场上的买卖报价大相径庭。其次,机构投入者的大额订单如分割执行,则市场的不断变化使得成本解析必须引入动态解析,那么市场影响力成本将十分惊人。第三,大宗交易的交易时间、交易间隔同样是机构投入者必须考虑的问题(Easley O‘hara 1992)。可见间接成本对机构投入者影响巨大,他们需要在大额交易引起的市场影响成本和实行小额交易的搜索成本、延迟成本之间权衡利弊,做出最优的交易策略。

同时,在对机构投入者的最优交易策略解析中,Easley和O‘Hafa(1987)、D.Seppi(1990)的研究证明,如果能够降低市场影响成本(包含买卖价差),考虑到无法消除的小额交易时间机会成本,大额交易将是机构投入者交易策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所以,由于机构投入者交易成本是区别于散户的,它的交易策略也差别于散户,故机构投入者的大宗交易不能通过正常规模的交易制度完成,而需要一个专门的大宗交易制度。也就是说,从价格形成机制来看,大宗交易制度有其产生的必然性。